您当前的位置 :文昌新闻网 > 品牌人物 正文
中国之梦
2019-10-19 19:29:23

您可曾侧耳倾听号角响,您可曾辗转反侧思国殇。

——题记

中国,一个传承五千年的国家。拿破仑曾说过:“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,感谢上帝,让他睡下去吧!”的确,我们中国一百多年前满目苍夷,虽然拥有很多能人志士,却像一盘散沙被别人欺辱,而在一百年后的今天,中国这头沉睡的雄狮即将要醒来,世界将会为之动容。

回想曾经,那些千千万万的英雄儿女,用鲜血染红了那一幅幅军旗,染红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染红了山川大地。抗日战争、抗美援朝、自卫反越这些战争都是我们中华儿女用献血换来的,是值得我们反省的,如果这样的历史,我们不记住,还有什么样的历史是值得我们记住的?

中国的胜利是离不开与美国的合作的。当年美国飞虎队与中国八路军合作,打得敌人满地找牙。中国能取得胜利,是和同盟军分不开的。此时,我想到了和平。想到了《大兵小将》中的大兵为了和平与卫国太子商量,但最终被秦国所灭。《天将雄狮》中霍安为了和平而调解西域三十六国的感情;为了和平与罗马朋友卢魁斯而决战罗马大帝提比斯,为了和平而组建了“西域都护府维和敢死队”。两部影片都讲述了各自的主角为了和平而作斗争,而当今社会的我们,还在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一些小事情而吵架。

欧兴田,男,安徽省固镇县任桥镇清凉村人,曾参加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,解放军离休干部。这位86岁老人为一句承诺而守护战友陵墓30年。他说:“有生之年,生为其守灵,死与其共眠。”我觉得,这一段历史,我们有权利知道。

1938年的时候,淮北中学有九个学生亲眼看到,十七户老百姓在一个村子里面被日军屠杀。男人,女人,小孩,老大爷无一幸免。满地都是尸体,他们异常愤怒,忍无可忍。这九个跑回班级,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用血在身上写请愿书。他们有这样一个约定,如果有人受伤了,我们互相帮助;如果有人死了,活人要替他收尸。所以,他们用毛笔在胳膊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用针随着这个笔迹,一点一点地刻在身上。流血的地方,就用墨水来补,这样才能留下,这个名字永远都在自己的胳膊上。而这个留下名字的胳膊,将会是在战场上让战友给自己收尸的最后的凭证。

就这样,他们上了战场。一些子弹打在了欧兴田的腿上,九个人的大哥潘志邦背起了欧兴田,每天同学们抬着欧兴田辗转在各大战场,这一抬,就是七个月。1940年潘志邦被日军包围,突围失败,同学们找到他的时候,已经牺牲了。1941年草沟战役,敌人胜利,撤退时,九人中的丁在森被敌人打死。接着,在后来的战役中,九人中的许明杰、张殿加、乔景昆等纷纷牺牲。解放战争,抗美援朝过去了,最后剩下的人只有一个——欧兴田。而欧兴田用了三十年找到他的同学们的遗体,建造了烈士陵园,安顿了他的战友和同学们。

抗战我们打了八年,得来的胜利却不是一个战略的胜利;不是一个军队的胜利,它是一个属于一个民族的自尊心的胜利,是属于一个国家的胜利。回首五星红旗飘在天安门前,我们高唱民族大团结,崭新的中国,又翻开了一页。

初一:谢瀚墨


相关阅读:
阅兵开幕 www.hg81081.com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文昌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文昌日报社文昌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